新时代现代化社区治理体系的探索——以深圳市宝安区松岗街道为例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了中国全面发展新的历史方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新时代必然伴随着新问题、新矛盾和新要求,这既是社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提高的挑战,也是机遇。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探索现代化社区治理体系建设具有非常积极的现实意义。深圳市宝安区松岗街道率先在基层治理方面进行了有益的探索,以期为新时代现代化社区治理体系提供现实素材。

  现代化社区治理体系的内涵和基本维度全球治理委员会认为,“治理是或公或私的个人和机构经营管理相同事务的诸多方式的总和”。社区治理就是政府、社会组织、居民个人及辖区的各类盈利和非盈利组织以市场为基础、满足公共利益和社区需求为原则,供给社区公共物品,优化社区秩序的行为和机制。现代化的社区治理体系应当与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标准相对应,至少具备以下五个方面的标准:一是公共权力制度化规范化运行;二是民主;三是法治;四是效率;五是协调。国内外学界对现代化社区治理体系均有研究,有的从国家治理层面入手,有的从政府治理的角度入手,还有的专门构建现代化社区治理体系的评估指标进行相应研究。虽然学界对社区治理体系的指标体系和研究层面各不相同,但不外乎治理领域、治理目标、治理能力和现代化特征等角度。

  综合各方的观点和理论来看,制度设置、权力协调与资源分配是社区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过程中必须面对的三个基本维度。

  制度设计的现代化。“制度是社会的博弈规则,是人类设计的制约人们相互行为的约束条件”,制度设计的现代化是现代化社区治理体系的前提和基础。首先,现代化的制度设计是现代文明的表现,它体现了现代人所追求的契约、法制、自由、平等、公正的精神。其次,制度具有塑造功能,“好的制度能让坏人干不了坏事,不好的制度能让好人变坏”。第三,现代化的制度是廉洁奉公的基本保障,在政治生活中如何张扬人性中的阳光面、遏制人性中的阴暗面,关键在于制度。第四,现代化的制度具有激励作用。激励机制在个人的行为选择中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良好的制度设计能够对行为人起到很强的正向激励作用。

  权力协调的现代化。权力是人类社会的稀缺资源,不论是在私人领域或公共领域,掌握权力的主体在意志表达和事物处理过程中往往占有优势。所以,与社区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息息相关的是,如何在实现治理目标的过程中协调好不同治理主体之间的权力关系。尤其是要激发居民个人、居民组织、非营利社会组织和驻区单位等非政府主体的积极性,提高他们的参与度,就必然要赋予他们参与社区治理的权力。这个过程就是“赋权”和“分权”的阶段,也是实现“多元共治”的必经之路。

  资源配置的现代化。社区治理的目标是对社区的公共事务进行管理,增进社区成员的社会福利,其根本上的问题是对人、财、物的管理和服务,这就面临着资源配置的问题。现代化的社区治理体系必然具有科学、高效的资源配置机制,在保证有限的公共资源公平合理地配置到每个社区和社区治理主体的同时,确保资源能够得到有效的利用。

  当前现代化社区治理体系的问题和瓶颈现代化的社区治理体系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基础工程,是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和保障改善民生的重要内容。同时,现代化社区治理体系是一个新生事物,还处在不断探索阶段,必然会遇到许多困难和阻力。综合来看,当前现代化社区治理体系建设过程中具有共性的问题主要有以下几点。

  社区自治力量不足。现代化社区治理体系是一个多元共治的社区治理体系,但从实际来看社区自治主体的积极性不高、力量不足。一是居民的自治意识不强,对政府有依赖性;二是驻社区组织主动参与社区治理的意愿不强。

  基层党委的领导机制仍需探索。社区党组织是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在基层的执行者,社区党委是社区治理的领导者。在当前“二级政府、三级管理、四级落实”的管理体制下,如何避免多头领导、如何发挥社区党委的力量、如何打破条块管理统筹协调、如何处理在社区事务中的“为”与“不为”等问题仍然需要不断摸索。

  社区治理的组织体系有待加强。社区治理主体有居委会、业委会、物业公司、社区股份公司、社区内的企业、非政府组织、私人机构、政府机构以及居民个人等,这些主体的利益和目标不一致,难以形成合力。

上一篇:夜间消费崛起驱动城市经济发展
下一篇:丰都:牵着牛儿奔小康

网友回应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